案例選登
首頁 > 案例選登 > 一字之差大不同 對簿公堂討說法

一字之差大不同 對簿公堂討說法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22日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一方是擁有11家中華老字號企業的西安飲食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西安飲食公司),一方是持有“玉浮梁”商標的西安衛爾康安市場營銷服務有限公司(下稱衛爾康安公司),本無關聯的兩家企業,卻因一款名為“玉浮梁”的稠酒對簿公堂。

 2016年4月26日,衛爾康安公司以侵犯“玉浮梁”商標專用權為由,將西安飲食公司及其關聯企業西安大業食品有限公司(前身為西安飲食股份有限公司聯合食品分公司,下稱西安大業公司)訴至陜西省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法院判令西安飲食公司及西安大業公司停止商標侵權行為等。

 在一審法院判決駁回衛爾康安公司的訴訟請求后,衛爾康安公司向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日前,法院已受理其上訴,并將于3月28日開庭審理該案。

 紛爭緣起

  據悉,西安飲食公司是一家餐飲集團企業,公司旗下西安飲食股份有限公司西安飯莊食品分公司(下稱西安飯莊)的黃桂稠酒因其獨具的特色而備受消費者青睞。據了解,稠酒是西安當地人待客的風味佳釀,西安飯莊將自己推出的黃桂稠酒精品命名為“玉浮粱”。2014年6月,西安飲食公司曾提出第14577764號“玉浮粱”商標的注冊申請,指定使用在米酒、黃酒、白酒等第33類商品上,但未被核準注冊。


  關于“玉浮梁”一名的由來,衛爾康安公司有關負責人稱,“玉浮梁”品牌源于古籍《清異錄》中記載的“李太白好飲玉浮梁”。2008年6月,衛爾康安公司提出第6774197 號“玉浮梁”商標(下稱涉案商標)的注冊申請,2010年4月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3類商品上。該負責人表示,“玉浮梁”作為酒類商品的品牌名稱,具有豐厚的文化底蘊。


  衛爾康安公司主張,西安飲食公司與西安大業公司在明知“玉浮梁”系該公司商標的情況下,將“玉浮粱”與“玉浮梁”字樣交替使用在多款稠酒商品上,由其下屬關聯企業生產并在其管轄的8家店鋪內及電子商務平臺上銷售。衛爾康安公司認為,西安飲食公司未經其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涉案商標相同的標識,對衛爾康安公司的合法權益造成了損害,構成商標侵權。


  西安飲食公司辯稱,該公司于2000年已經在自己生產的稠酒上使用了“玉浮梁”商標,此使用行為在衛爾康安公司申請“玉浮梁”商標之前,其對“玉浮梁”商標享有在先使用權,據此其請求法院判決駁回衛爾康安公司的訴訟請求。


  西安大業公司辯稱,該公司在成立之初知曉西安飲食公司于2000年已經在其稠酒商品上使用了“玉浮梁”商標,其有理由相信“玉浮梁”商標系西安飲食公司合法使用的,而且西安大業公司在成立之后得到了西安飯莊的授權,并不存在侵犯衛爾康安公司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


  記者了解到,在2013年7月西安大業公司成立前,涉案稠酒曾由西安大業公司前身即西安飲食股份有限公司聯合食品分公司統一進行生產。在西安大業公司成立后,原有稠酒商品加工業務繼續開展,并獲得西安飯莊授權生產、銷售包括稠酒系列商品在內的多種食品。


  一審有果


  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西安飲食公司及西安大業公司生產、銷售的稠酒商品上使用的“玉浮梁”與“玉浮粱”字樣,與衛爾康安公司持有的涉案商標構成相同或近似,但西安飲食公司所生產和銷售的被控侵權商品“玉浮梁”稠酒在外包裝上均顯著標明“西安飯莊”字樣,是對商品來源的明示,西安飯莊在西安地區餐飲業中有較高知名度,對“西安飯莊”字樣的顯著標識能夠起到與衛爾康安公司授權生產商品相區別的作用,“玉浮梁”字樣并不會成為消費者識別商品或服務來源的唯一標識,西安飲食公司對“玉浮梁”字樣的使用客觀上不會導致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據此,法院認定西安飲食公司使用“玉浮梁”字樣不侵犯衛爾康安公司對涉案商標享有的專用權。


  法院同時認為,西安飯莊自2001年起一直銷售“玉浮梁”稠酒商品,使用時間較長;在西安飯莊的廣告宣傳中載明稠酒商品的名稱為“玉浮梁”,能夠使相關公眾將西安飯莊的稠酒商品與“玉浮梁”這一名稱相聯系;西安飯莊系西安地區知名度較高的餐飲企業,“玉浮梁”稠酒商品通過西安飯莊這一平臺進行銷售,本身就是獲得一定影響力的方式。據此,法院認為在涉案商標申請注冊前,西安飲食公司生產、銷售的“玉浮梁”稠酒商品在相關地域范圍內已經獲得了一定影響力,西安飲食公司對“玉浮梁”商標的使用構成我國商標規定的在先使用。


  綜上,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衛爾康安公司的訴訟請求。


  “西安飲食公司與西安大業公司證明其在先使用‘玉浮梁’商標具有一定影響的唯一證據是‘玉浮梁原汁稠酒’的獲獎證書,但是該證書上寫的是“五浮梁”不是“玉浮梁”,不能證明‘玉浮梁’商標使用在先且有一定影響。西安飯莊在西安地區名氣較大,但并不意味著在全國知名,判定相關公眾是否容易產生混淆誤認,應該以全國區域為界點,而不應該僅局限于西安地區。而且西安飯莊的被控侵權商品‘玉浮梁’與‘玉浮粱’稠酒銷往全國,相關公眾業已擴展到全國區域。”衛爾康安公司法律事務負責人表示,西安飲食公司與西安大業公司系未經許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與該公司相同或近似的商標,構成商標侵權,該公司遂向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有關該案后續進展,本報將繼續予以關注。(本報記者 王國浩)


分享到:
相關導讀
拳皇98返水 重庆时时计划软 老重庆时时彩app下载 pk10最准1期计划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 湖北11选五爱乐彩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app 免费棋牌 浙江快乐时时号码走势图 海南700418投注网 重庆时时下载 pk10一天赚300好搞吗 棋牌app模式 快乐时时记录 安徽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江苏老快3遗漏数据查询 体彩大乐透开奖时间